首席行政总监的话

San Ng headshot
我们将每月更新来自颐康中心首席行政总监的致辞。

伍倩文(San Ng)博士,工商管理硕士及理学学士,于2020年11月起担任颐康中心临时首席行政总监。San是颐康的长期支持者,她自2012年起在颐康董事会义务服务,并在2019年6月开始担任颐康中心董事会主席。

了解更多

我们对健康安全的承诺

如您所知,颐康始终将健康安全放在首位。我们现已要求所有在颐康工作的员工、实习学生以及义工必须完全接种新冠疫苗。

我们一直在努力鼓励员工接种疫苗,以保护院友、家人、访客以及员工的健康安全。颐康正对还未接种疫苗的员工进行有关疫苗的工作原理、安全性以及益处和风险的教育。是时候全民应接种疫苗。

颐康仍有小部分员工还未接种疫苗。他们有个人原因推迟接种疫苗。我们会为员工提供必要的支持,比如灵活安排日程、协助预定疫苗接种、设立活动疫苗站、报销费用等,以让员工尽可能方便地接种疫苗。

颐康中心内的员工、实习学生及义工必须于10月30日前全面接种疫苗。如不符合新政策要求的员工,将被安排无薪休假,不符合要求的学生、义工或供应商将无法继续在颐康服务。

也许这对推迟接种疫苗的人来说是一个艰难的选择,但疫苗强制令将保护整个社区的安全。我们每个人应对颐康的健康安全文化作出承诺,以保护我们的长者。

疫苗强制令是我们在工作场所实现疫苗普及的最后一步。它显示了颐康的领导力,它也会使社区团结起来保护彼此。

面对第四波疫情,我们作好了准备!

安省于八月份暂停了全面开放计划。我们正在关注新冠病毒及变异病毒株Delta上升的趋势以及如何防范疫情。我们相信在敬业的员工、护理人员、家人和社区的支持下,我们能够为第四波疫情做好防疫措施。以下最新的防疫措施:

  • 长期护理中心的院友、老人公寓的居民及易感染新冠病毒的高风险的人群将接受第三剂疫苗注射。约98%的院友已经完成了两剂疫苗注射。于九月份,我们将开始推进注射第三剂疫针。请查看您的电子邮件了解更多关于疫苗同意书的通知。
  • 采取严谨的防疫措施,并仔细检查任何有病毒感染迹象和症状的案列。任何没有完全接种疫苗证明的人士进入颐康中心都需要接受新冠病毒检测。
  • 绝大部分人已接种疫苗。如果您没有健康或疾病原因而还未疫苗,请尽快接种疫苗。 96%员工巳经完全接种疫苗,许多团队及工作场所的员工接种率达100%。大家都知道,新冠病毒传播率很高,任何感染者和暴露者可将病毒传播给许多人。新变异病毒株更具有高度传染性。我们强烈鼓励没有健康或疾病原因的员工及早完成接种疫苗。

希望你们都能够好好享受夏日时光。即使疫情还未过去,我们始终将保护长者们及大家的安全。请继续保持警惕,采取恰当的预防及控制措施。

我为颐康每一位员工在疫情期间表现出的敬业精神感到自豪。请向颐康的员工表达谢意并继续为颐康长者送上祝福。

五味纷陈的周年纪念

对于华裔加人来说,过去的一个星期标志着一个五味纷陈的周年纪念,而这件事也触动了我的心。 十五年前,我们当时的总理哈珀向华人「人头税」的苦主表示道歉和赔偿。

这些排斥性的法例和措施所带来的影响今天仍然存在。加拿大另类政策研究中心近期发表报告:《颜色区别的退休》,显示华裔老人在所有族裔群体中的平均收入最低($28,200),而贫困率则最高(百分之 25)。在加拿大出生的人比国外出生的同辈更大可能具备稳健的经济状况。所有人都是这样,不管是华裔与否。然而,只有百分之三的华裔加拿大老人在本地出生,因此,我们服务的老人大部分在经济稳健方面的表现较弱。

针对亚裔加人持续的种族主义行动,以及在原住民社区发现的令人心碎的悲剧,都清楚地显示我们的工作必须继续下去。我们必须继续倡议所有加拿大人同享平等和社会公义。

我已邀请颐康的领导班子去承认和反思系统性种族主义和欺压的影响,以及我们能做些什么去应对和防止它们对后代的影响。颐康最新订立的 2021-24 年策略计划的目标包括了倡议和推动文化谦逊,增加切合文化需要的服务和护理,以及秉持多元性、平等和包容。

颐康在 1987 年创立,目的就是要填补老人们在切合文化需要的服务和护理方面的空白。今天,我们服务超过 15,000 来自不同背景的老人、照顾者和家庭,让他们能够「过着最健康 、独立和有尊严的生活」。颐康支持老人们享有最优质的生活。我们移除语言、文化、贫穷和其他方面的障碍。广泛的连贯式服务是颐康的印记,我们为老人提供切合文化需要、以人为本的服务和护理,无论他们生活在哪种环境之中。

请花点时间反思和考虑一下:有意义的防止种族主义和欺压的对话和行动与你有何关系。我们邀请你加入我们这个重要的旅程。

华人移民法案

从1885年到1923年,中国移民进入加拿大必须缴付人头税。这个税项根据《华人移民法案》(1885)征收。

这是加拿大史上首次根据种族背景排斥移民的立法。在人头税生效的38年间,约有82,000中国移民向联邦政府缴付了近2,300万加元。

华人是唯一必须缴付人头税的族群。1923 年通过的《排华法》取消了人头税。这个法案禁止所有中国移民,除了商人、外交人员和学生,直到 24 年后在 1947 年 废除。

制度上的种族主义因《华人移民法案》和其他过百种政策而延续。它们否认华人有投票、从事法律或行医、从事公职、从事公共事业、拥有皇家土地等的权利。

因此,华人社区的社会地位偏低,这个情况持续至今。对于家庭生活造成严重的影响:从中国把家人带来加拿大的代价高昂,导致华人在加拿大的男女比例极度失衡——在 1911 年的 人口普查中为28比1。